http://www.admarmetal.com

从MOV设计哲学看稳定金融体系完整逻辑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如果问最热门的落地领域,无疑是DeFi,如果问令人关注的主导力量,无疑是监管,如果问最富有魅力的期待,无疑是大发3d技术的攻关成效,如果问最激烈的赛道,无疑是稳定金融体系。

那么,这种稳定金融体系便是我们所言对象。稳定金融体系如欲创立该种前景,该如何取舍抉择,本文拟进行案例探讨。此文中,作者仅以Bytom网络中的稳定金融体系MOV作为案例分析。


MOV介绍

从MOV设计哲学看稳定金融体系完整逻辑

在此之前,我们先来了解MOV。按照项目方白皮书《MOV稳定金融体系》的原话表述:“提出一种基于MOV跨链生态的稳定金融体系金融体系,从基本经济学原理和MOV基础设施建设角度出发,制定多元化抵押品框架,建设完备的稳定机制和清算体系,引入风险债券概念,基于传统金融领域风控模型和理论,全面构建一种崭新的链上现代化金融和多边贸易愿景。”

要了解MOV跨链生态,就需要先明白Bytom完整定位和逻辑。这是用Bytom作底层建立安全保障,二层侧链满足使用需求,如项目方自行搭设的Vapor侧链。侧链的诞生自然需要跨链的存在,Bytom一并满足了其他的外部跨链需求,发布了基于一主侧链架构的下一代去中心跨链 Layer 2价值交换协议,由价值交换引擎磁力合约(Magnet)、去中心跨链网关(OFMF)和 Layer 2 高速侧链(Vapor)三大核心模块构成,致力于构建一个异构融合的多样性资产价值交换协作生态,MOV也从以上三大核心模块的第一个字母组合而成。

因此,MOV一词在其生态体系里,既代表了下一代去中心跨链Layer 2价值交换协议,也代表了Bytom体系中的稳定金融体系,还代表了基于MOV跨链生态的稳定金融体系的记账单位,即mov。本文专指稳定金融体系。

在稳定金融体系的顶层设计和实践中,影响的因素较多,作者重点关注如下三个点。

信用来源

稳定金融体系本质上属于金融范畴,换句话说,围绕金融所做的全部工作,其实就是围绕信用的建设、使用和风险保障的过程。按照文中之前的三个排除的逻辑,MOV的信用建设自然要采取与众不同的做法,一个从底层执拗的向上生长的生存逻辑。

还是选用其白皮书的原文表述,“强大的去中心化联邦网关为 MOV生态带来丰富的高价值资产流动性,一套多元化合格抵押品框架是稳定金融体系诞生的前提和土壤,为这些高价值的离散资产创造多级价值释放和流动性杠杆是稳定金融体系服务的直接效用,建立起生态资产的统一价值耦合和定价清算基础设施是稳定金融体系建设的根本目的,同时也意味着发现新的跨链边界,真正建立起MOV稳定金融体系的生态场景。”

这段话表明,MOV的信用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强大的底层安全制度框架,一是一套多元化的合格抵押品框架。在白皮书里,这套合格的抵押品框架目前包括:BTC、ETH、USDT、BTM。

在通行的稳定金融体系抵押机制里,无一例外包含链上原生资产,如BTC、ETH,这既是大发3d原生主义者的自信乐观,也是对链上资产采取前瞻性的包容性做法,而对USDT的采纳,代表了现实主义的态度,毕竟USDT所依托的美元,仍然是国际主流货币。

不过作者认为,稳定金融体系的江湖,最终需要站队,选择依托美元,还是选择依托人民币,是无法摆脱的单选题。作为公链定位的Bytom,积极经营国际公链赛道,并为此奠基很多基础工程。从这个定位而言,合格抵押品的选择异常敏感,也很迫切。

发展潜力来源

稳定金融体系市场,显得并不稳定,关键在于,由于各自依托的背景不同,其未来的发展潜力迥异,在面临发展的问题上,路线存在差异,机遇和风险相生与共。MOV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其发展逻辑如何?

“当下的稳定金融体系项目大多是从稳定金融体系本身出发和立项,不断讲述稳定机制和算法调控的故事,赚取代币发行或者参与借贷市场的短期利益,并没有一开始就站在构建完整生态的高度和立意上思考稳定金融体系该有的整体配套设施,导致不论是在基础设施依附、抵押品框架丰富和应用场景拓展上都开始捉襟见肘,也无法明确自己的定位是配套借贷还是交易媒介,也就忽略了建立稳定货币的核心意义所在——清算定价权。”这段话反映出项目方对MOV定位的思考,也引申出获得发展潜力的底层逻辑支撑。

“MOV将更多从自身完整生态架构和发展蓝图出发思考稳定金融体系的设计哲学,让基础设施推动稳定金融体系建设,稳定金融体系反推基础设施演进,最终形成被生态广为接受的标准定价单位。跟其他稳定金融体系项目另外一个不同点是激励循环,MOV稳定金融体系会充分考虑到直接和间接参与稳定金融体系贡献的所有角色并将稳定系统收益盈余反馈给生态建设者,促进生态系统正向运转和扩大规模。”MOV的发展逻辑并非空中楼阁,而是紧密联系和围绕Bytom生态建设,如同金融与实体的关系,金融的发展为了实体经济服务,也从实体经济的发展中获益,单纯的空转必然不能持续。

在MOV的风控手段之一风险债权中,“MOV 风险债券不是一种二元化货币/权益体系,并不攫取发行权益通证带来的铸币税 ,也不同于法币体系央行发行的央票,仅仅是在危机时刻发行的信用债券,通过吸收流通量以紧缩供给,达到维稳“救市”的目的,在市场回暖后,通过稳定金融体系增发回购债券,配套优先回购政策,将利益回馈给债权人。”

MOV虽然顶着稳定金融体系的头衔,却志向并不在受限于此,“MOV 生态基于跨链资产创造稳定货币的意义,将超越创造一种投机资产,让多元化主流资产在框架的折叠合成下形成价值共识和收敛,让一种“化身”货币可以成为“稳定地转移支撑经济交易的债务”,加速稳定金融体系的推广和业务场景(链上和实体)探索,为跨链资产带来更多信用扩张和社会接受度。”

而这种债务也是为了更加适配Bytom这个实体经济体系,如同现实世界的多边贸易一样,如果对未来多链并存的数字世界进行展望,这种化身货币也是为了解决和服务于未来的多链贸易,从而建立一个包容开放的数字经济体。这应该就是MOV有别于其他单纯稳定金融体系不同的发展潜力来源的剖析。

风险管控

建立稳定金融体系系统,相应的也需要铺设协调和运营机制,用去中心化的制度安排,来完成中心化的管控运维,这当中,自然就产生了类似政府机构一类的职能角色。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在所著的《时运变迁》一书中提到,“在国内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亚当.斯密论证了政府最少干预市场的好处,在国家间的经济关系中,大卫.李嘉图论证了政府最少管制贸易的好处,而休谟则论证了政府最少干预货币政策的好处。”植根于生态体系里的稳定金融体系,需要具备一套治理工具和制度。

MOV是如何做的?我们简略地从白皮书中寻找答案。白皮书指出,“MOV 稳定金融体系的关键参数设定和调整需要建立在综合模型理论的指引下,形成一套基于经验、数据、模型三位一体的全方位全天候风险度量体系。”颇具特色的风险制度是MOV的三层清算体系。

MOV 设置三级清算体系:Level 1:市场套利清算, Level 2:系统整体清算, Level 3:风险债券清算。“MOV 内部性稳定机制是建立在风险清算和风险债券的基础之上,既鼓励市场参与清算套利的自发应对风险行为,同时为了降低对用户的损失和抵御黑天鹅事件,MOV 保留系统和官方层面的风险干预行为和储备机制。”现实世界中,应对金融风险的工具,主要有财税手段和货币手段,通过利率或债券来扩大或缩小投放的货币数量,通过投资来扩大或减缓市场的经济容量,通过转移支付来调节分配体系的平衡。这些调控手段在MOV系统里,大都能找到对应的影子,可谓政策储备工具充足。

MOV系列的制度安排,充分借鉴了主流社会的经济治理理论和实操,是很深的集体思考的结晶,致力于稳定金融体系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也给生态各参与角色带来很大的信心,不过,这仍然需要在实际操作中,规避掉人性带来的偏差,防范突发的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

结论

MOV作为稳定金融体系群体中的一员,发展如何,需要结合多种支持力量的进展和操作风险进一步研判,但其鲜明的调性,与众不同的底层设计哲学,表现出稳定金融体系的另一个范式。分析包括MOV在内的稳定金融体系的设计哲学,作者试图在纷繁复杂的稳定金融体系赛场,搞清楚稳定金融体系胜出的底层逻辑,这关乎数字经济的前途,也关乎投资者的成绩。

综上所述,作者认为,哈耶克眼中的私人货币如果谋求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其底层发展逻辑应该至少包括如下四项基本原则:1.具备强健的第三只手力量,足以推动项目冷启动;2.拥有完备和谐的信用体系框架;3.具备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生态体系反哺和支撑;4.具备风险治理能力和升级进化能力。

白皮书链接:
https://cdn.bytom.io/res/MOV-Stable-ZH.pdf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